• <menuitem id="6vske"></menuitem>
  • <dl id="6vske"><ins id="6vske"><thead id="6vske"></thead></ins></dl>
  • <div id="6vske"><tr id="6vske"></tr></div><div id="6vske"></div>
    <div id="6vske"><s id="6vske"></s></div>
  • <dl id="6vske"></dl>
  • 健康报网首页

    每一位和疾病斗争的病人都是勇士

    2018-08-21 16:33:39 来源:健康报
      他出院的时候,他的父母说很感谢我。其实,我并没有为他做什么,只不过每天上班的时候来问他“好不好”,有空的时候来看他一眼,下班的时候去说一声“再见”。
      “让妞妞瞎,还是让她死?一个父亲的本能反应是:不,都不!他紧紧地搂住她的女儿,既不肯交出她的眼睛,也不肯交出她的生命。”周国平在《妞妞》一书中如此写道。有人说,医院是最容易触发人的情感的地?#20581;?br />
      曾经想学医是因为想当一个医生,?#20154;?#25206;伤。当了两年半的医学生,才知道,在生命面前,医学有时候能做的是如此有限,但是生命有时候又超乎想象的顽强。

      她的挣扎,她的眼泪

      在急诊,我的身份是一个志愿者,穿着绿马褂,穿梭于诊室的角角落落,随时解答患者或者家属各种各样的疑惑。

      那时候,还觉得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后来有了机会,进入?#24605;?#35786;抢救室,整个世界观就轰然坍塌了,因为这里有太多的无奈上演。

      那还是一个30多岁的姐姐,正处于生命中很灿烂的年龄段。可是她却躺在床上,双眼迷蒙。老师告诉我,她脑部感染。她还那么年轻,却躺在这里,或许家里还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我看了很是抑郁。因为意识不清,有时她会去扯输液器,或者扯掉连接着身体的心电监护,于是医生?#33945;?#32034;把她“绑”在了床上。

      她在挣扎,不停地挣扎。我走近她,只见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说些什么。

      她需要什么呢?我在心里想。她的嘴唇似乎有些干。我问急诊室的老师,“我能帮她用水润润嘴唇吗?”由于总是觉得自己知识缺乏,临床经验匮乏,我不敢为病人做任?#38382;?#24773;。在老师的允许下,我用一根棉签蘸水,为她擦了擦嘴?#20581;?#30524;泪忽然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那一刻,我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幅画,我挂在宿舍最显眼的地方

      那是我第一次做安宁疗护的志愿者。初入病房时,我还有些紧张,“我该跟他们说什么才好呢?他们会不会不接受我呀?我会不会不小心伤害到他们呢?”?#27599;?#30149;房门的时候,迎面是一个小女孩阳光般的微笑,她甜甜地喊了一声“姐姐”,瞬间消除了我的顾虑。

      她才10岁,却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可能是因为住院久了,一见我们来,颇为高兴。很快,我们就熟络起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在折?#20581;?#19979;五子棋等游戏中匆?#26131;?#36807;。临别时,她依依不舍,亲?#21482;?#20102;一副水影画赠予我。那幅画我一直挂在宿舍最显眼的地?#20581;?br />
      我一直很感谢这个妹妹,让我的安宁志愿者经历不是一个惨败的开头,以至于我在之后的每次安宁志愿中都会勇敢地面带微笑告诉每一位我要服务的病人:“您好,我是安宁志愿者。”

      “我能为12岁的他做什么”

      第二个令我印象深刻的?#32423;?#26159;在血液科病?#32771;?#20064;时遇见的孩子。他是我的病人,才12岁,和我弟弟一般大。

      在血液科病房的5天,我一直很压抑,因为这里有太多过于年轻的生命,疾病让美好的年华有种凄怆感。每次走进他的病房前,我的?#38498;?#37324;总是浮现这些问题,“12岁意味着什么?”“我能为12岁的他做什么?”

      我想起了12岁的我,还是一个小学生,生活无忧无虑,每天最大的烦恼便是学习,最大的压力便是考试,我以为每一个12岁都是这样的。我不知道12岁居然会和非霍奇金淋巴瘤联系在一起。这是多可怕的疾病啊!第一次听说这种病是在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电影里的女主角熊顿就是患了疾病,和死神做了无数次搏斗后最终还是无奈西去。12岁的他,因为化疗,整日瘫在床上,为了分散注意力,让自己不恶心呕吐,每天玩?#21482;?#36215;初我担心这样玩?#21482;?#20250;伤眼睛,特意劝阻过他。后来和他有一次深入的交谈,聊学习、聊理想,他告诉我他?#19981;?#21382;史,想要念清华北大。他的枕头上有星星点点的落发,我在内心为他祈祷,希望未来的日子里,他可以少些病痛,多些快乐,慢慢实现他的梦想。

      他出院的时候,他的父母说很感谢我。其实,我并没有为他做什么,只不过每天上班的时候来问他“好不好”,有空的时候来看他一眼,下班的时候去说一声“再见”。

      有人说,如果你觉得迷茫、绝望时,便去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看,就会发现生命有多美好。每一位和疾病、死神斗争的病人都是精神上真正的勇士,都值得敬佩。无论是作为一位志愿者,还是作为一位医学生,我们能为患者做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但是发自内心的爱,一定能为患者带来温暖。(作者为?#26412;?#21327;和医学院护理学院医学生)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21482;?#29256;
      北京赛车彩票有风险么
    • <menuitem id="6vske"></menuitem>
    • <dl id="6vske"><ins id="6vske"><thead id="6vske"></thead></ins></dl>
    • <div id="6vske"><tr id="6vske"></tr></div><div id="6vske"></div>
      <div id="6vske"><s id="6vske"></s></div>
    • <dl id="6vske"></dl>
    • <menuitem id="6vske"></menuitem>
    • <dl id="6vske"><ins id="6vske"><thead id="6vske"></thead></ins></dl>
    • <div id="6vske"><tr id="6vske"></tr></div><div id="6vske"></div>
      <div id="6vske"><s id="6vske"></s></div>
    • <dl id="6vske"></dl>